新罗区江山镇山塘村:中央苏区第一个红色兵工厂
来源:  日期:2018-04-27 【字号:
  

http://www.mxrb.cn/szb/res/1/1/2017-12/12/04/res07_attpic_brief.jpg

  图为12月4日红色兵工厂修缮后的景象。

 

   

  1927年9月初,郭滴人派廖秀考通过上杭蛟洋傅柏翠的介绍,到广东请了刘益和等五位制枪师傅,在山厚“务本堂”建立了山塘兵工厂。1930年8月,闽西特委决定在龙岩湖洋建立闽西红军兵工厂,山塘兵工厂将人员、设备迁入湖洋并入闽西红军兵工厂。闽西红军兵工厂后来又迁往永定虎岗、长汀四都、汀州、瑞金,最后与江西官田修械所合并,成为中华苏维埃中央兵工总厂,是当时全国各苏区中最大的军工企业。虽然从土地革命到新民主主义大革命时期,山塘村经历了国民党的三次移民、三次火烧、三次飞机轰炸,但这座古老的建筑在山塘人民的保护下历经风雨沧桑得以幸存。

  一、为维修这批巧夺来的旧枪,山塘成立了兵工厂

  1926年春,毛泽东在广州筹办第六届全国农民运动讲习所。龙岩县革命青年郭滴人、陈庆隆等人经选拔,进入这所革命的熔炉。他们先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26年9月,党组织决定派他们回福建,在闽西南地区开展和领导农民运动。

  1926年10月下旬,国民革命军北伐东路军进驻龙岩。郭滴人、陈庆隆先后到达龙岩,成立中国共产党龙岩小组。1927年1月,成立中国共产党龙岩县总支委员会。

  1927年4月,郭滴人吸收江山山塘的郭勤方、廖秀芳、廖化成、廖秀江、郭芹轩、廖秀考、郭义芳、廖石南、郭朝选、廖福茂、廖福根等10多人,成立了岩西北第一个农会。

  1927年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前夜,代表地主官僚利益的杜连茹一伙阴谋策划反革命。4月13日,中共龙岩县总支得到了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的消息,立即召开紧急会议,为应付形势的紧急变化,作出武装养成所学员的决定。14日上午,郭滴人、陈庆隆等到县政府,以岩平宁宣传人员养成所需要进行军事训练为理由,要求动用县警察局的枪枝同杜连茹会谈。杜连茹因尚未获得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政变的消息,勉强答应拨给10余支旧枪和若干子弹。于是,郭滴人、陈庆隆等立即将养成所学员武装起来。15日,龙岩杜连茹一伙勾结反动军队,纠集流氓地痞,捣毁岩平宁政治监察署和国民党县党部,解散工会和农会,郭滴人、陈庆隆等革命者受到通缉,白色恐怖笼罩全县。此时党的工作重心转入农村,郭滴人、陈庆隆等深入到农村去。

  1927年7月,在共产党人郭滴人、邓子恢的领导下,继续开展农民运动。山塘人廖堃金是当时年岁最小的农会会员(解放后享受正军级干部待遇)。

  为了维修这批10余支旧枪和生产子弹,也为了解决武器自卫问题,内江山遵照郭滴人的指示精神,采取“自力更生”的办法开始建立兵工厂修理和生产各种武器,这不仅是龙岩县的首创在整个闽西也是罕见的。

  1927年9月初,郭滴人派廖秀考通过上杭蛟洋傅柏翠的介绍,到广东请了刘益和等五位制枪师傅,在山厚“务本堂”建立了山塘兵工厂,由廖全庆(1932年升任福建省军区独立第二团团长933夏在永定大阜与敌作战时中弹牺牲,时年31岁)、廖秀考、郭朝选、廖化成等人负责,并发动全乡群众献铁、献木炭,制造枪支土炮及手榴弹等。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备,兵工厂很快投入生产由于师傅们的努力和全乡群众的大力支持,不久就造出了17支漏底枪和一批子弹、手榴弹、土炮,武装了乡赤卫团。由廖柏清任团长,郭义鸿(全国著名抗日英烈,1941年任新四军第七师后勤部副部长,在“皖南事变”中光荣牺牲)是队员之一。山塘村的郭添荣、铜村的郭奕元、黄祥番等十多人,都参与了兵工厂的日常事务工作。通过武装自卫,抵制了当时内江山社社长、土劣郭淮英的反动武装。

  1927年10月23日,山塘农会乘群众“拜姑婆”敬神集会举行暴动,后因被郭淮英侦知,团长廖柏清及其兄廖柏英当场被杀害。为保护兵工厂继续生产,在山塘党支部郭勤芳、廖秀芳领导下,兵工厂连夜转移至“睡美人”山下的“纸寮坑”,继续生产枪支、手榴弹。生产武器除供给内江山各地方武装队外,还供给其他区乡地方部队和县赤卫队使用,山塘造的“漏底枪”、“新钟”单响枪支,遍及全县各地方武装,使各部队增强战斗力,有力地打击消灭敌人尤其为1928年8月的“白土暴动”提供了武器弹药装备。

  二、红军三打龙岩城,朱德军长亲自到兵工厂指导

  1929年5月中旬,毛泽东、朱德在赣南宁都附近接到中共闽西特委书记邓子恢建议红四军再进闽西的书面报告后,鉴于敌军在赣南集中、闽西空虚的情况,决定避开赣敌锋芒,再度入闽,开辟闽西新的根据地,进行了三打龙岩城的著名战斗。

  5月19日,红四军从瑞金出发,经长汀古城、四都挺进到濯田。在濯田,毛泽东派前委委员宋裕和先行出发,通知邓子恢和上杭地方武装负责人傅柏翠等,要他们前来共商红四军下一步行动计划。并与郭滴人联系,商议红军与暴动队伍枪支弹药补给问题,筹措武器及子弹手榴弹以应对战斗之需。5月20日红军进抵汀江渡口。

  5月21日晚,毛泽东、朱德在庙前孔清祠接见了应约前来的傅柏翠、曾省吾两人,他们听取了关于闽西革命形势和敌情的报告。

  5月22日,毛泽东、朱德在红四军进抵小池的当晚,就在驻地“赞生店”召集军事会议,听取中共闽西特委派来的龙岩县委负责人郭滴人的详细汇报,肯定了在山塘创办兵工厂为地方武装提供枪支弹药的保障作用。会议结束后,晚9时,先头部队连夜从京源取道山塘,在山塘“务本堂”设立“红四军”临时指挥部。第二天凌晨,由郭滴人带路,朱德率部队经过山塘,查看了山塘兵工厂生产状况,并用杉皮在“务本堂”的围墙上亲自书写了“我们一定要革命到底!”的红军标语。红军还留有“反对帝国主义镇压中国革命”、“打倒陈国辉”等标语。

  5月23日拂晓,红四军兵分两路出发,一、三纵队向龙门取道直进占了龙岩城的前哨阵地;二纵队从铜飞快占领了龙岩北门外的小山,控制了制高点,红军两路合围,在朱德指挥下取得一打龙岩城的胜利。毛泽东、朱德十分关怀地方游击队的成长,指示军需处调拨100多支好枪给龙岩游击队。军长朱德亲自在中山公园主持了发枪仪式,还把一些破损枪支交与山塘兵工厂维修。当天下午,红四军撤离龙岩城,挥师永定,攻占坎市镇。6月3日,红四军第三纵队与闽西地方武装红五十九团及龙岩赤卫队相配合,分南北两路,二克龙岩城。6月17日,毛泽东、朱德在新泉驻地接到闽西特委送来的报告后,得知陈国辉主力已全部返回龙岩,歼敌时机已到,遂决定三打龙岩城,6月19日拂晓红四军在朱德军长的指挥下又从江山分两路奔袭北门和东门,在闽西地方武装配合下,激战到下午2时左右,红军第三次占领龙岩城。山塘兵工厂为三打龙岩城提供了枪支弹药保障。

  三、山塘兵工厂影响日益扩大,竟引来敌机的轰炸。由于红军力量的不断发展壮大。1930年3月24日,闽西工农兵第一次代表大会《关于军事问题决议案》中决议:“闽西政府办修械厂、子弹厂、以增加武器。”1930年8月,闽西特委决定在龙岩湖洋建立闽西红军兵工厂,山塘兵工厂将人员、设备迁入湖洋闽西红军兵工厂。同年12月迁往永定虎岗后改称“闽粤赣军区兵工厂”,毛泽民任厂长。迁厂不久,在虎岗、西陂等地精选了一批能工巧匠作技工。初时设备非常简陋,仅有几把锉子、锒头、钳子和几台风箱。但许多家住附近的干部、工人主动将家里有用的工具献给工厂,基本解决了简易生产的工具设备。邓子恢、罗瑞卿、肖劲光、邓毅刚等地方和部队领导非常重视和关心兵工厂,经常到兵工厂视察。每次战斗胜利,他们都派人送来慰劳品表示慰劳。闽西总工会还将一批军帽送给兵工厂的工人,勉励他们更加努力工作。

  1931年夏,闽粤赣军区兵工厂又迁往长汀四都。同年冬,改为“福建军区兵工厂”,厂长先后由祝良臣、赖启柱担任。此时,增设了木工股、炸药科。1932年4月,红军东征漳州大获全胜,缴获了大批军工器材,部分装备了福建军区兵工厂,许多较先进的设备,使兵工厂如虎添翼,生产得到了大发展。

  1932年,福建军区兵工厂又迁到汀州,不久又迁往瑞金平头寨。1933年初和官田修械所合并成立中央兵工总厂。此时全厂职工达1000多人。至1934年下半年,不仅能修理各式枪炮,还能生产地雷、手榴弹,迫击炮弹和多种子弹。

  虽然兵工厂搬走了,但山塘工匠维修生产武装的手艺传统还在,这里还是红军游击队的老家。在第五次反“围剿”中,红八团驻守山塘。山塘乡逃亡龙岩城的反动分子向岩城驻敌报告,慌说山塘驻有二千余红军并生产大炮,要求马上派兵去“围剿”。国民党龙岩城驻军第三师和第八师于第二天上午便派出两个团兵力分三路从湖邦内坂,小池京源及赤坑铜向山塘进行包抄围攻。随后又派出三架飞机到山塘轮番轰炸和扫射。敌人如临大敌,天上地下协同作战,这不仅是龙岩,就是闽西战争史上也是罕见的。山塘是中央苏区最早创办红军兵工厂的著名革命基点村,也是闽西敌后游击战争的主要根据地。在长期艰苦、曲折的革命斗争中,山塘人民为之作出很大贡献,在这不显眼的小山村中,有30位烈士为革命牺牲宝贵生命,涌现出全国著名抗日烈士郭义鸿五老人员有23位。山塘英烈们用鲜血写成的革命历史,将永垂青史,光昭万代! (摘自:《红色新罗》2017.1 作者:符维健)

  

 

 

 

收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