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与闽西红土地的不解之缘
来源:  日期:2018-01-12 【字号:
     从上海进入闽西苏区

  19317月下旬,上海黄浦江码头。

  在匆匆的人流中,一对夫妇模样的人背着简单的行装,在国民党军警虎视眈眈的目光下,从容地踏上正要南下的“大华号”轮船。他们挤进船舱,放好行李,才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

  他们正是中共中央以中央特派员身份派往中央苏区工作的邓小平与妻子金维映。他们是几个月前在上海党中央机关,邓小平向中央汇报红七军工作时认识的。金维映,浙江舟山籍人、1926年入党,曾任中共江苏省委妇委书记、上海市纺织品工会中共党团书记等职,这次他们夫妻俩同时受中央委派赴中央苏区工作并结伴同行。

  早在1929年春,红四军由赣南转战闽西,建立闽西革命根据地。19302月,随着根据地区域的扩大,为沟通和苏区建设的需要,中共闽西特委在永定金砂古木督成立“闽西工农通讯社”机要交通网,建立从永定经广东大埔青溪至汕头的交通线。1930年下半年,在上海的党中央成立了交通局,建立了由上海到中央苏区的几条秘密交通线,青溪交通站成为上海经香港、汕头到大埔青溪进入闽西苏区的唯一交通线。这条交通线沟通了党中央和苏区的内外联系,是闽西苏区党组织最早开辟,也是唯一一条自始至终没有被敌人发现和破坏的交通线,被誉为“摧不垮,打不掉的地下航线”。周恩来、邓小平等200多名中共军政要人,就是通过这条交通线,从上海经闽西到达中央苏区红都瑞金的。

  十几天后,邓小平一行在地下交通站的掩护和帮助下,由粤入闽,一会乘船,一会搭车,一会步行,历尽艰险,终于到达闽西苏区永定县虎岗、上杭县白砂、长汀县南阳、河田等地。在闽西搞社会调查、工作生活了2个多月,受到长汀县苏维埃政府的热情接待。

  此时,闽西苏区正在传达贯彻中共六届四中全会决议,确定闽西党组织目前的中心任务之一是肃清社会民主党,自上而下地彻底改造苏维埃。限令两个月内肃清社会民主党,使闽西肃反委员会成了凌驾于闽西苏区各级党、政、军组织之上的独裁机关。在“肃反”的名义下,他们独断专行,任意践踏刚建立起来的各种法制。在567三个月的“肃社党”高潮中,大批党和军队的优秀干部蒙冤受害,闽西苏维埃政府35名执委被肃过半,新红十二军连以上干部也半数以上被肃。一时,闽西数千人被错杀,所经之处,令人寒心。邓小平和张鼎丞、郭滴人先后将此情向苏区中央局和毛泽东作了汇报。后来党中央及时采取措施制止了“肃社党”运动,为我党和红军保护了大批苏区干部。

  不久,邓小平一行在长汀县赤卫大队一个排的护送下,渡过汀江河,翻越武夷山,爬过大隘岭,经古城镇进人与福建仅一山之隔的瑞金县苏区。

  都是下山的路了,一行几十人走得更快了。 

  “这就是我们的红色苏维埃区域呀,维映,你瞧,这里到处建立了工农民主政权,地主土豪和反动派都跑光了,国民党反动派被打倒了!”个子不高,年仅27岁,充满朝气的邓小平,一边擦着额上汗水,一边兴奋地对身边一道步行赶路的战友金维映说。

  金维映气喘吁吁地笑着赞同:“是啊,到了苏区,就像到了自己的家一样呀!”。因为赶路,加上天气炎热,她那秀气的圆脸蛋红扑扑的,汗水顺着额发直往下淌。

  是呀,从闽西苏区往江西苏区的一路上,邓小平与金维映看到苏区军民热火朝天地开展土地革命,到处是明朗的天空。护送他们的大个子钟排长,路上也不停地叙说着中央苏区红一方面军反“围剿”屡获胜利的消息,使他们心里欣喜异常,恨不得立刻进入江西苏区。

  “两位首长,前面就是瑞金县黄沙区苏维埃政府了,瞧,那座老祠堂就是!”钟排长停下脚步,将肩上的步枪放下,指着不远处的小村庄说。

  “好啊,我们终于进入瑞金苏区了!”眼前果然一座挂着苏维埃政府木牌的老祠堂,村头还站着两个持鸟铳放哨的赤卫队员。

  “阿金,我们进区政府接头吧。”邓小平回头对金维映说。

  钟排长将路条交给放哨的赤卫队员,然后敬礼说:“我的护送任务完成了,下一站进城就由黄沙区政府的同志负责护送了!”

  钟排长率领队员们踏上了返回长汀县的路程,很快消失在暮色之中……。

  几十年后,邓小平对闽西还记忆犹新。1985520日,他在人民大会堂接见台湾大学教授陈鼓应时,陈教授说他是长汀河田人。邓小平听后非常亲切地说:“长汀河田我在那里住过一段时间,当时那里的水运交通很方便,经济很繁荣……”

  “永不磨灭的一页”

  温坊战斗成为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和红军长征前夕中国工农红军—次著名的运动战,红军以极小的伤亡取得了战役的重大胜利。邓小平敏锐地抓住此战例,迅速约请李聚奎、舒同、耿飙、赖传珠等9位战地指挥员提供战斗情况,然后根据他们的来稿综合整理,写成一篇题为《温坊战斗的胜利》的文章,在1934920日《红星报》第65期第3版“前线通讯”栏目上刊登。温坊战斗被邓小平称赞是“永不磨灭的一页”。

  19311211日《红星报》创刊伊始,就在第一版刊登《十二军攻下连城》的战报消息。

  邓小平从19338月接手主编《红星报》,便在86日新编第一期头版发表了《东方战线上的伟大胜利》《东方战线上的胜利与我们战斗的任务》,分别报道了红军东方军在连城姑田、永安小陶追击战的胜利消息。

  81927日,又两期连载红三军团政治部主任兼红八军政委袁国平撰写的长篇通讯《夺取连城的经过》。

  95日,《红星报》在“发扬东线红军的光荣战绩,为彻底粉碎五次‘围剿’而战”的通栏标题下,发表了《东线红军连获两次伟大胜利》和朱德《中革军委给东线红军的奖电》,及时热情地报道了“朋口战斗”的伟大胜利和朱德给参战的红军东方军嘉奖电。

  193493日温坊战斗结束后,《红星报》910日在同一天连续发表了两篇报道《温坊战斗中的新桥师》《在温坊战斗中百发百中的炮手》。920日,《红星报》除了详细报道《温坊战斗的胜利》外,还在同一版发表了杨成武与耿飚率领红四团一营突击温坊村的战地通讯《夜间战斗模范的勇部第一营》(注:“勇部”为红四团的代号)及《温坊战斗中瓦解白军工作的光荣成绩》。

  如此连续性、密集式的报道,在《红星报》的历史上是很少见的,特别是在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最艰难时期,对鼓舞工农红军指战员的革命斗志发挥了重要作用,亦对现代研究《红星报》的历史和松毛岭战役都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据统计,从邓小平接手主编《红星报》到红军长征出发前,有关红军在连城的战斗消息、战地通讯报道共达30多篇。特别是19348月,邓小平将此前1933年至19348月发表在该报的部分较好的“前线通讯”作品汇编成《火线上的一年》出版,其中就有3篇鲜为人知的连城战斗史料。这是邓小平留给闽西人民十分珍贵的重要文化遗产和他在连城的伟大革命实践活动的历史见证。

  温坊战斗遗址.png

  温坊战斗遗址——连城朋口文坊村

  (来源:《闽西文史资料》第十六辑——红土地上的好儿女 作者:李贞刚)

收藏】 【打印】 【关闭